国产动漫定位,从 “不低幼”开始改变

早在中国动画电视片以26万分钟超越美日成为“世界第一动漫大国”时,加上一部《大圣归来》动画电影8亿的票房奇迹,终于惊动了“有关部门”,8月4日中宣部和广电总局在研讨会上指示,要“改变国产动画的低幼定位,制作多年龄全年龄动画片”

《大圣归来》研讨会

业内人士认为,作为国产动漫的一支“强心针”,《大圣归来》《捉妖记》的成功只是个开始。未来几年内,国产动漫将进入“从规模到精品”的换挡期,还会有更多“合家欢”定位的精品动画走出低幼怪圈,在艺术和技术上做出探索,成为有着“国际语言”的“中国故事”。

“不低幼”改变国产动漫定位

在中国动漫产业起步的几年里,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《熊出没》系列大电影在商业上的成功,似乎证实了中国动漫主打“低幼牌”的可行性:“小手”拉“大手”——只要孩子喜欢,就不怕大人不被拖进电影院。

然而,“小手”尽管拉“大手”进去了,但“大手”越来越不愿意跟“小手”进去,他们认为国产动画电影和很多欧美电影品质相差太远。董悦认为,只耕耘 “低幼”市场,不围绕青少年和成年人做文章,难以造就动漫强国,也难以增强在动漫领域的中国“软实力”。“国产动画电影不需要刻意讨好低幼市场,靠成人观 众或许才会取得更佳的票房。”

今年,动画电影《大圣归来》在口碑票房“双赢”后,国产动画“去低幼化”的呼声空前高涨;而真人动画电影《捉妖记》在刷新国产电影票房纪录的同时也 释放出一个明显信息:“合家欢”CG电影在未来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。业内人士分析,两部电影虽在暑期档上映,但其核心粉丝群其实是成年人,21~30岁成 人观众占比高达70%。

事实上,自《魁拔》系列之后,国产动漫就有从低幼年龄段向全年龄段的市场转型之势。2014年上映的《秦时明月》《龙之谷:破晓奇兵》等动画电影都 被视为具有严格商业电影的精打细磨,国产动画电影品质提升的同时,业内口碑也在逐渐转暖。就连“低龄动画”代表的《喜羊羊与灰太郎》也开始了全龄化的进程 ——在喜羊羊第七部大电影制作过程中,制片方采纳了社会上尤其是网络上的良好建议,同时融入了向社会征集的一些剧情元素,从而对其电影进行“全龄化”的改 进。

用“国际话语体系”讲“中国故事”

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把当下定义为“中国动画重新起步的过渡期”。他认为,在《大圣归来》中就出现了很多值得玩味的中国元素,“京剧、秦腔、皮影戏、古典志怪小说里走出来的反派,腾空一跃的白龙……这些都是如今国产动画中难得一见的文化符号。”

而杭州玄机科技有限公司总裁、《秦时明月》系列动画总导演沈乐平说,仅仅是元素的堆砌还远远不够,“无论是超人、蜘蛛侠还是美国队长,好莱坞动漫中 的那些超级英雄都有着鲜明的美国国旗色彩。”他认为,动漫创作者应该通过对中国历史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进一步挖掘,将对“中国梦”的理解更多地运用到角色 与剧本的理解中。

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认为,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,仅一部《西游记》就有无限空间。这座取之不竭的“精神富矿”为当下提供了很多可以转化为椽笔的宝贵资源。

“中国动漫电影需要有电影产品本身的娱乐属性,更要有东方文化自己的态度。”田晓鹏把《大圣归来》视作对这种态度的阐释,“尤其我们的故事内核是《西游记》,可以欢乐,但不能戏说。”

在这种传统文化和现代传播嫁接的过程中,《大圣归来》不仅国内看好,海外同样看好。据悉,电影《大圣归来》已经与亚洲周边多个国家签署了出口协议。此前,它还在戛纳以210万美元创下了中国动画海外销售的最高纪录。

《大圣归来》制片人、横店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志江说,事实上,直到现在,好莱坞依然非常羡慕中国的文化传统和文化资源,特别希望能够借助中国 的这些文化资源来发展他们的动画电影。“而我们的国产动画电影究竟如何体现中国美学精神和中国文化精神,这是一个基础性、根本性、方向性的问题。”